番外楼弃篇04【全文大结局】

    “你这个小丫头哪来这么多歪理?”楼弃无奈的看着她,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这怎么会是歪理?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代人,认知上有偏差是很正常的事啊。”安安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副我有理的样子。

    楼弃,“……”

    “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手给我,拉钩盖章就不许再变了。”

    楼弃,“……”

    “叔叔,你快吃吧,一会儿我还要去收拾房间,我买了好多东西,也有给你的。”安安替他夹菜。

    吃过饭后,楼弃被安安拉着来到她的房间,房间内摆放着三个大箱子,安安跟佣人借来了刀子将封存好的箱子打开。

    楼弃往里一看,一水的粉色,而且上面还有很多卡通可爱的图案。

    “你这是……”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我不喜欢,我要全部换掉!”安安不客气的说道,“你看看……这个房间多老气啊,床单白色,窗帘土黄色,壁纸也是黄色,很不适合我这个青春无敌美少女居住啊。”

    “你这是……打算在这里住多久?”楼弃有些不敢置信的问。

    “大概要到大学毕业吧,看心情喽。”安安想了想非常认真的回答。

    “楼弃,你帮我把那个被单床单换下来,把这个换上。”安安把一套全新的萌粉色床品四件套交到了他的手上。

    “你叫我什么?”楼弃以为自己听错了。

    “楼弃呀,你不是叫楼弃吗?”安安一边往外拿其他的东西一边回答。

    “安安,我是你叔叔不能乱了辈份。”楼弃严肃的纠正。

    “知道了,楼弃……叔叔。”安安不在意,拿出窗帘准备换窗帘。

    “这些事情还是让佣人来做吧。”楼弃拿她没办法,但觉得这些琐事可以交给下人做。

    “不要,我就要自己做!而且你要帮忙!这样我住着才舒服。”安安坚决反对。

    安安搬来凳子,打算去换窗帘,楼弃直接拦住她,“还是我来吧,你去换床单。”

    “嘻嘻,我就知道叔叔对我最好了。”安安开心的搂住了楼弃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印上了一个香香的吻。

    楼弃,“……”

    安安笑嘻嘻的跑走了,二人忙了一下午,才把房子收拾完。

    “叔叔,我不止要改造我的房间,我还要改造整个古堡,东西我已经订好了,估计明天就会送来的。”安安手抱着两只布娃娃,跑到他面前开心的说道。

    “安安……我觉得你不会在这里住太久。”楼弃眉头微皱的提醒,她的父母不可能任由她一个孩子住在这么遥远的地方。

    “到时候再说喽,总之你不能赶我走,这个送你一个。”安安把怀中的那对娃娃,拿出一只塞到他的手上。

    “……”楼弃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竟然由着这个小丫头在这里胡闹。

    他应该立刻马上把她送回龙城她父母身边。

    可是,看着那张灿烂又带着些懵懂的笑脸,他又不忍心把她赶走。

    三天后。

    楼弃走在古堡中,总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不得不说,安安是真能折腾,买了很多中国风的东西放进了古堡,但小丫头眼光独道,这些东西放进来,并不觉得多余,反而让人觉得很和谐。

    原本冷清的古堡也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到处都有着欢声笑语,古堡的管家佣人都非常喜欢安安。

    “楼弃……”人还没到,声先到了,楼弃正在打字的手一顿,抬头看着那扇还关着的房门。

    一,二,三……

    砰!

    房门被人大力推开,安安穿着一条小花裙,如同一阵风一样刮到了书桌前,头发凌乱,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一张小脸红的像苹果。

    “楼弃,你不要一直在书房不出去吗?今天外面的太阳可好了,我们在外面种树呢,你跟我们一起种啊。”安安抓着楼弃的手要求。

    “……”楼弃没理她,倒是拿起一旁的手帕站起身替她擦脸上的汗。

    “这些事让下人去做就行了,你没必要亲自动手。”楼弃说道。

    “那怎么一样,想要种树的人是我,他们只需要给我打下手就好啦,我要自己种,你陪我去种嘛,不然我一个人种没意思。”安安抢过手帕,胡乱的擦了擦脸,把手帕扔到桌上,拉着他就往外走。

    “安安,我真的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他最近一直在陪她,很多事都耽误下来了。

    “……”安安也犹豫了,如果现在不让他做,他就会晚上加班做,那样的话,他就要晚睡了,他这个年纪晚睡对身体不好。

    如果让楼弃听到她内心的独白,非气得吐血不可!

    “那好吧,你继续忙吧,我去种了,不过,我明天就要去学校报道了,白天就没时间陪你了。”安安还是决定让他工作好了。

    “明天去报道?”楼弃皱眉,没听她提起过。

    “是啊,我的入学通知上面时间就是明天!不过通知放到哪里我给忘记了,好像在我的箱子里。”

    安安不经意的抬手碰了下脸,泥巴一下子沾到脸上,小脸立刻花了。

    “你呀……”楼弃无奈,说道,“树先别种了,你明天要上学,东西都还没准备,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陪你去买些学习用品。”

    “真的?你陪我去?”安安不敢相信,这几天她一直磨着他陪她出去,他都不同意。

    “嗯。”楼弃淡淡的应了一声,仔细想来,他确实很久都没出去过了,自从和暖心分别,他就把自己关在了古堡当中,这里对他来说,更像一个牢笼。

    “耶!太好了,谢谢!”安安激动的搂住了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马上就去洗澡,你等着我!”

    她说完,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楼弃无奈的摇头,这孩子真是太活泼了,身体里就像装了个马达,晚上充了电,白天永远都有使不完的精力。

    安安洗了澡换了衣服,跑到楼下的时候,楼弃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而且让她惊喜的是,他身上穿的是她买给他的衣服。

    一件黑色的西裤,配了一件宝蓝色的衬衣,不再是单调的白色,也不是沉闷的黑色。

    “哇,叔叔,你真的好帅啊!”安安激动的上前搂住了他的胳膊。

    楼弃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她出门了,一路上,安安兴奋的像只小鸟,不停的在楼弃旁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楼弃坐在车内,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些恍惚,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安安的到来,他会在古堡中孤独终老。

    “楼弃,你在想什么?”安安看他半天都没反映,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哦,没什么……只是太久没出门了,有些不习惯。”楼弃淡淡一笑,依然雅致如梨花。

    “这样啊,那以后我经常陪你出门啊,外面的世界可热闹了。”

    以后……

    楼弃陪着安安到了商场,安安挑选了不少学习用品,但每一款都有一个特别,就是粉粉的萌萌的……

    “楼弃,你看这个好不好看?”安安举着手中的文具盒。

    “你喜欢就好。”楼弃宠溺一笑,又亲手替她挑了几件学习用具。

    购完物,安安又非要拉着他去餐厅吃饭。

    于是,二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管家见先生脸上带着罕见的笑容,激动的差点老泪纵横。

    “明天还要去学校报道,今天早点睡吧。”

    “不嘛,我要你陪我聊天!”安安立刻搂住他的手臂要求,“我以后上学了,可就不能这么轻松了!”

    “去我书房吧。”楼弃妥协,安安马上就要上初中了,以后功课确实会更重一些。

    安安是回了房间洗了澡才来到楼弃的房间的,她穿着睡衣,光着小脚丫,披着一头湿湿的头发便跑了过来。

    楼弃的书房面积特别的大,装修的非常的讲究,但安安觉得他的书房不够舒适,于是自作主张买了一个中式的罗汉床放了进来,上面铺着厚厚的羊毛毯子,坐在上面喝茶休息都非常的舒适。

    她进来的时候,楼弃已经在泡茶了。

    “好香啊,不魁是茶中极品。”安安跳到榻上,盘腿坐了下来,她从小和太爷爷太奶奶生活在一起,所以对茶也颇有见解。

    “喜欢也不能多喝,喝多了晚上睡不着。”楼弃给她倒了一杯,递到她的手上。

    “没关系的,我还小,喝茶也不会失眠的!”安安摇头晃脑的说道。

    楼弃无奈的瞪了她一眼,这小丫头,说句话都不会吃半点亏,这是在嘲笑自己老?!

    “叔叔,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安安小手捧着茶杯,满眼期待的看着他。

    “什么事?”楼弃淡淡的问,也为自己倒了一杯,品了一口,味道不错。

    他从前是不喜欢喝茶的,喝茶的习惯也是到了古堡后才慢慢培养起来的,有时候自己沏上一壶茶,便可以坐上一天。

    “我很好奇,当年你和我妈妈之间的故事,为什么最后妈妈没和你在一起,而是选择我爸爸了呢?”

    “咣当”一声,楼弃手中的茶杯掉落在茶盘上,热水溅出,烫得他的手红了一块。

    “叔叔,你的手!我去拿药膏。”安安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映。

    “不碍事的!喝茶吧。”楼弃扶好杯子,又替自己倒了一杯。

    “对不起啊。”安安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十分的后悔。

    “感情的事,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楼弃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她和暖心是真像,他想,长大后必定也会有很多男孩子追求。

    “哦,对了叔叔,明天你送我去上学好不好?我爸爸妈妈不在这,你就是我的家长了。”安安转移的话题,她不想让楼弃不开心。

    “好!”楼弃毫不犹豫的答应,她说的对,暖心和龙倾月不在,他就是安安的家长。

    “叔叔,其实你该多笑笑的,你笑起来的时候,比我爸爸还帅呢。”安安说完心里不停的默念,老爸,你千万别怪我,你在我心里和楼弃叔叔一样帅。

    “调皮!”楼弃无奈的摇头。

    安安见他终于有了笑容,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第二天。

    楼弃送安安去学校报道,今天是新生报道的第一天,所以人非常的多。

    楼弃并没有把事情交给手下去办,而是亲自领着安安到处去填表,领书本。

    安安一直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寸步不离。

    办好手续后,楼弃直接带着安安走进教室,目光搜寻了一下,找了个比较靠前的位置让她坐下。

    “我先回去了,放学的时候我来接你。”楼弃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知道了。”安安开心的回答。

    “中午要不要给你送饭过来?”楼弃有些迟疑,怕她会吃不惯食堂的饭菜。

    “不用这么麻烦,晚上能看到你来接我,我就会很开心。”安安歪头把两个食指戳在脸上,笑是格外的灿烂。

    “好好上课,我先走了。”楼弃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这才离开。

    安安见他离开,这才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

    这里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孩子,所以安安坐在教室中格外的显眼,惹得同学们都往她这边看。

    但安安虽然在家里是个活泼的性子,但到了外面就不一样了,她沉默寡言,不太喜欢和别人交往。

    放学的时候,安安第一个冲出学校,一眼便看到楼弃的车子,今天他开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车窗放着,他的手臂搭在车门上,眼睛一直看着学校门口。

    当他看到安安时,立刻推开车门下车,对着她挥了挥手。

    安安快速的跑向他,却没注意到一辆车正向这边驶来,而且车速极快。

    楼弃的心跳几乎都停止了,他大喊了安安的名字,飞快的冲向她,安安看到那辆车子的时候人都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向她袭来,一阵旋转之间,她已经稳稳的落在了楼弃的怀抱当中,而那辆车险险的擦着楼弃的身体冲了过去。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安安只能傻傻的抬着头看着头顶上的一脸惊吓的男人。

    “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楼弃紧张的松开她,检查她的身体。

    安安立刻摇了摇头,随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楼弃知道她是吓坏了,连忙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这里是学校门口,现在又是放学时间,学生本来就多,车主开快车已经是属于犯法的行为,可是对方却十分嚣张的下车,不但不道歉,上来就骂人!

    “你们想找死给我滚远点!别弄脏了我的车!”

    楼弃听到这个声音,眸光倏的一冷,他轻轻的拍了安安的后背,安安也听到了骂声,气恼的放开了楼弃,想要骂那个不要脸的车主。

    可是,她还没开口,楼弃的拳头已经向着那个招呼过去了!

    楼弃有多少年没动手教训过人了,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但刚刚他救下安安的速度说明了他的身体还没退化。

    如果他慢哪怕一秒钟,安安就可以倒在血泊当中了。

    想到这个可能,他下手更狠了,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在那个人脸上,打得那个满脸是血!

    “打得好!”

    “就得给这种人点教训!”

    周围已经有了很多学生和家长,都开始为楼弃拍手叫好。

    安安也非常的激动,可是当她感觉到上手上的黏腻时,低头一看,黑眸骤然紧缩……

    她的手上是……血!

    她再仔细一看,楼弃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衬衣,但后背上却被刮开了一个口子,血将衬衣都染成了红黑色。

    “楼弃,你受伤了。”安安连忙跑过去,紧张的扶住他。

    楼弃最后抬起一脚,把那个嚣张的司机踢出去好远,这才说道,“小伤,不碍事。”

    “我们先去医院,你得包扎伤口。”安安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回家包扎就行。”楼弃不打算去医院,拉着安安上车离开了,相对于自己的伤,他更担心她。

    安安很担心他的伤口,想要查看一下,却屡次被他拒绝,到家的时候,安安大喊着跑进了古堡,“管家大叔,快拿药箱来,叔叔受伤了!”

    安安这么一喊,大家都跑出来了,一脸的惊恐,楼弃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一个人去拿药箱,其他人都回去。”

    大家听完,立刻又跑回到自己的岗位了。

    管家动作麻利的拿来药箱,紧张的看着他问道,“要不要叫乔医生过来。”

    “不用小题大作,只是一点擦伤,你替我上药就可以了。”楼弃说话的时候就淡然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一点痛楚的表情都没有,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一般。

    “是!”管家答应。

    楼弃要自己动手把衬衣脱下来,安安见状连忙蹲在他的面前,说道,“我来。”

    她说着,手颤抖的替他解开了纽扣,小心的替他把衬衣脱了下来,生怕弄疼了他。

    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立刻显露出来,虽然伤口不深却很长,现在血已经凝固住了。

    管家看了看伤口,终于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深。

    安安没见过这么严重的伤,紧张的问道,“用不用打麻药啊?直接上药会不会很痛啊?”

    “安安,坐过去,不要看。”楼弃拉着她,让她坐到一旁,不让她看。

    管家这才开始动手处理伤口,可是没几秒钟,安安又坐不住了,看着管家替他清洗伤口上药,一惊一乍的把管家吓得直哆嗦。

    “管家大叔,你轻点……哎呀,轻点……”

    “是,是,是!”管家一头的汗,动作轻了又轻,缓了又缓。

    上完药后,管家满头大汗,这才松了一口气。

    “叔叔,我扶你回房休息一下吧,等吃饭的时候再下来。”安安立刻扶着楼弃的手臂,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我自己能走!”楼弃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认真的小脸,自己受伤的是后背,又不是腿。

    不过,他真的好久没被人关心过了,原来他竟然是如此的怀念。

    “那怎么行!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就是要照顾你!”安安固执的扶起他,走出客厅。

    “今天有作业吗?”楼弃问道。

    “有啊,而且还不少呢,不是说国外的教学都很自由吗?怎么作业比国内还多。”提到作业,安安忍不住吐槽。

    “自由都是相对的,正好去我书房写作业。”

    “……”

    “叔叔,你打了那个司机,会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你觉得呢?”

    “呵呵,当我没问好了。”

    因为楼弃受伤,所以安安直接下令把晚餐端到了书房吃,二人坐在罗汉榻上,吃的也十分的开心。

    所以当雷霍给楼弃发来视频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还未褪尽,坐在世界另一端的雷霍眼睛眨了又眨,揉了又揉,以为自己看错了。

    “少爷……你……你……你……”

    “有事?”楼弃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这才对嘛,刚刚一定是他眼花了,少爷多少年都没笑过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您了。”雷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好工作吧!”楼弃说完,直接挂断了。

    “谁呀?”安安从作业本中抬起头问。

    “好好写作业,写好后我要检查。”楼弃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安安吐了吐舌头,真是比爸爸妈妈管的还严!

    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来,楼弃每天都会亲自接送安安上放学。

    自从有了上次的事件,对于安安的安全,楼弃一点也不敢放松。

    “今天又想吃什么?”楼弃问安安,这丫头馋嘴的毛病非常的严重,二三天就要出去吃一顿大餐犒劳她的胃,他已经知道了这个规律。

    “到了你就知道了,我同学介绍的,据说非常美味哦。”安安系好安全带,车子驶了出去。

    转眼便到了寒假。

    距离中国的春节也只有半个月了,所以安安得回龙城陪着家人过年。

    楼弃亲自送她到机场。

    “回去替我跟你的父母问好。”楼弃微笑着看着她,替她将围巾系好。

    “叔叔,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安安吸着红红的鼻子看着他说,她已经哭了一路了。

    “不用着急,开学再回来就不迟。”楼弃笑着替她擦掉了眼泪。

    “叔叔,难道你就不会不舍得我,难道你就不会觉得难过吗?”安安有些郁闷的瞪着他,虽然可以见到家人,她很开心,可是和他分开,她也很难过啊。

    “我……已经习惯了!”楼弃淡淡的说了一句,褐色的眸中有着谁也看不懂的深邃。

    一句习惯了,说得轻松,其实分量却是无比的沉重。

    离开最亲爱的人,他都可以做到,这样短暂的分别,对他来说又有何难。

    “呜呜,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不回来了!再见!”安安夺过自己的行李箱,转身进了安检。

    楼弃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安检处,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走出机场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异常的美丽。

    安安走后,古堡内仿佛再次恢复了从前的沉寂,楼弃也变回了以前的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不过,从前的他喜欢去橄榄林,现在的他,更喜欢站在安安种的那几颗树旁,不是名贵的树种,长得也并不茂盛漂亮,却很可爱。

    虽然安安只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却到处都是她的痕迹,仿佛每一处都有她的欢声笑语。

    他只需随意转身,便能看到和她有关的东西,便能让他忆起当时的情景。

    “先生,明天就是春节了,今年要不要准备庆祝一下。”管家涨着胆子来问,从前的古堡是从来不过春节的。

    虽然这里的佣人基本上都是中国人。

    楼弃沉默着,就在管家以为他的沉默就是拒绝的意思,却听他说道,“准备一下吧。”

    “是!”管家心中一喜,却有些惋惜,如果安安小姐在就好了,春节一定非常的热闹。

    先生也不会这么冷清了。

    管家立刻派车去外面买了很多红灯笼,春联,鞭炮,礼花,剪纸等各种国内需要用的年货回来,当天下午,古堡的佣人便都忙了起来。

    楼弃坐在书房内,喝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突然发现茶盘下有一张纸条,他慢慢的拿出,上面写着一行字。

    “叔叔,恭喜你找到了我留下的宝物,你可以对着它许个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很灵的哦!安安!”

    楼弃看着这行字,笑得有些苦涩,有些愿望已经注定这辈子都实现不了了,比如爱情……

    第二天一早,天空再次下起了小雨,晶莹剔透的雪花慢慢的从天空中落下来,铺满了大地。

    “先生,今天的饺子还是包您喜欢的三鲜陷的吗?”管家跑过来问道。

    “再包些香菇鸡肉的吧。”楼弃吩咐,安安喜欢吃这种陷料的。

    “是……先生,这么大的雪,您还是别出去了。”

    “你去忙你的吧!”楼弃说完,直接走出了古堡,向着古堡后的树林走去。

    今天的雪较大,所以那几颗小树已经被白雪覆盖,楼弃的手扶上树干,如果安安在的话,这个年一定过的非常的热闹吧。

    “叔叔……你是在想我吗!”

    楼弃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自己竟然出现了幻觉,一定是自己太想那个小丫头了,她现在人在龙城,和家人一起过年,怎么可能回来。

    而且,这么大的雪,飞机也不允许飞行的。

    “叔叔……surprise!我来陪你过年了!”安安见他没反映,手放在唇边对着他的方向大喊。

    楼弃不敢置信的回头,便看到站在不远处,身旁还放着行李箱的女孩,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毛呢大衣,头上一顶同色的帽子,脖子上系着厚厚的白色围巾,脸上的笑容非常的灿烂,见他回过头立刻向他飞奔而来……

    全文over!

    新文《首席的独宠新娘》:http://www.freexs.cn/novel/116/11630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