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救场

    大伯子去弟妹院子里,还是有所顾忌的,但是不来他知道劝不动林孝珏。小说

    于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来,让下人去通报,问周光辉在不在。

    下人回来说二老爷没在院子里。

    周光祖心想,这个废物弟弟就是因为不管不问,才把孩子都给毁了。

    周光辉不在,他也不会直接进去,于是又派了丫鬟进去,让丫鬟去找林孝珏。

    林孝珏还真的留在二房的厢房里看着周清媛。

    周清媛想偷懒都不成。

    还好似早有准备一样,一边看着话本子,一边喝着茶水。

    不是似乎,根本就是早有准备。

    别看她进屋没说几句话,那是她懒得多费唇舌,她一早就想好了怎么惩罚自己。

    周清媛怒目而视着林孝珏。

    林孝珏用余光打量她,眉心敛着,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

    怀孕六个月,她容颜未减,反而多了一份成熟的美好。

    这样生动真实的表情以前林孝珏可没在周清媛的脸上见到过。

    以前的周清媛,不管别人怎么挤兑她,她都不会那真实感情写在脸上。

    喜怒不形于色,也有可能是没有资本,并不是这人就多么智慧。

    林孝珏呵呵一笑,轻轻问道:“累了吗?”

    周清媛冷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就想你跪着?”林孝珏道:“你这么生气干什么?要是累了,我给你讲故事啊,这个话本子写的是个小人得志的故事,你懂什么叫小人得志吗?就是没什么真本事的人,一旦侥幸得志,就要开始报复人,可惜小人就是小人,结尾妻离子散,他上街做了乞丐,我看的真是痛快。”

    周清媛道:“你少指桑骂槐,我今天得来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来的,你才是小人得志。”

    林孝珏一笑:“你是努力得来的,我是小人得志?不是吧,那为什么跪着的是你,而坐着的是我?”

    周清媛说不出反驳的话来,道:“你敢让我下跪,等小王子有个三长两短,看你怎么赔得起,汉王不会饶了你的。”

    林孝珏道:“我可以给汉王生一个啊,就陪给他了,我想他会非常乐不得,要不咱们把她叫来问问。”

    这句话可吓坏了周清媛,周清媛为什么能给汉王下套,还不是因为汉王喜欢的人是林孝珏。

    周清媛脸色一白,疑惑问道:“你不是跟兰君垣在一起吗?难道你对王爷还没有死心?”

    林孝珏道:“那还不是任我选择。”

    周清媛骂道:“你可真是不要脸,兰君垣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你怎么对得起他?”

    林孝珏笑道:“你说的在理,不过还是更改不了任我选的事实,所以你最好不要激怒我,万一我真的嫁给汉王,到时候专门给你小鞋穿。”

    把欺负人说的理直气壮,可能天下也就一个她了。

    周清媛想了想陡然间一冷笑:“你骗谁,你根本就不会生孩子。”她可真是沉不住气,这个女人没有月信,怎么可能生孩子,她又怎么可能嫁给汉王呢?

    林孝珏的个人**,现在除了汉王和兰君垣,连陵南都不知道。

    林孝珏见她还会动脑子,呵呵一笑:“傻狍子,我现在是公主,怎么可能嫁给汉王,那是兄妹乱5伦,是啊,我就是骗你呢,谁让你好骗。”

    无赖。

    没人性。

    满嘴谎言。

    周清媛被林孝珏的人品恶心到了,气的脸皮涨紫。

    她沉声道:“汉王不会放过你的。”

    林孝珏一撇嘴:“我以为摆这么大的谱还来我家当家作主是因为有本事呢,最后还要靠汉王来出头,那你放他放马过来吧,我就惩罚他的女人了,让他过来,看我到底会不会怕他。”

    这是叫阵。

    叫完她低下头去看书,任由周清媛用什么不满的目光看着她她都不理。

    直到丫鬟进来才打破屋里诡异的沉寂。

    “小姐,大老爷让您放了周妃娘娘,还让人出去见她。”

    周清媛眼睛一亮,人哽咽起来:“大伯父在哪?快让他救我们母子,林孝珏要杀人了。”

    林孝珏看着她:“你现在就开始表演,是不是要浪费力气?大伯父还没进来呢。”

    听明白小姐是什么意思的丫鬟:“……”

    周清媛极其无助的脸瞬间垮下来,她眼皮子直跳的看着林孝珏;“大伯父来了,你要忤逆长辈?”

    林孝珏对那丫鬟道:“去让三姑娘来一下。”支字不提周光祖的事。

    更不看周清媛一眼。

    周府的丫鬟都对这位小姐敬畏莫深,不敢停留,行礼忙去了。

    丫鬟先到门口去见周光祖,把林孝珏的吩咐说了一遍。

    周光祖一挥手:“小姐让的还不快去?”他心想若是再不顺着她来,就更救不出周清媛了。

    府上的人都知道三姑娘是谁,就是小姐的大丫鬟。

    很快的陵南就被找来。

    陵南先是看了一眼跪在她们家小姐面前穿扮珠光宝气的周清媛,有些讶然。

    然后对林孝珏一礼:“小姐。”

    林孝珏道:“去叫护院过来,把门口堵住了,我说要跪两个时辰就两个时辰,少一分都不行,谁也不许放进来,求情的通通赶走。”

    陵南不敢怠慢,匆匆出去。

    周i清媛一脸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孝珏:“那是大伯父。”

    林孝珏道;“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周家人任你拿捏,经过这次,你再敢到周家耀武扬威,我就打断你的腿。”

    “你……”

    林孝珏双眉一挑,样子极其威严:“嗯?”那是上位者才会有的威严,是有实力的威严,所以让人信服的心惊胆战。

    周清媛那本在舌尖不服气的话生生就吞回去了,原来这个才是林孝珏,那个嬉皮笑脸的不是,那个偶尔捅人心窝子的也不是,这个身上不带一点人气的才是。

    难怪大家都怕她,难怪她敢杀人。

    她根本就不是她们同齢的女孩子,她是魔鬼。

    周光祖没想到侄女不仅不见他,还让人把院门封起来了。

    他气得直搓手,嘴里碎碎念着;“清媛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说她刻薄无情?”

    这个她大家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周光祖忽的一抬头,看着一个下人:“二老爷叫来了吗?”

    “去人了。”

    周光祖道:“他的院子,把他叫回来救人。”

    
自在观说


    没有加更,没有加更,作者君要存稿,姐妹们行行好,让我过个不用码字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