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莲正文 大结局(下) 月关【文字】

    结束了

    又一本月关的书结束了

    希望他的下一部也能再让我们进入到一个新的“世界”

    ……………………………………………………

    杨浩没想到丁承业当年背部中箭,落入粪渠竞然没死,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残废的乞丐,他真的是下不了手,这样的结局,或许比杀了他,是更好的惩罚。

    杨浩沉郁着脸色只是前行,见他神色不愉,就连穆羽和马碳也不敢多言,这书院甚大,到处徘徊的士子也多,杨浩此去,是往静心庵的,静心庵是静水月当年清修之地,自从赵光义遇刺以后,壁宿从此下落不明。直至不久前,杨浩想起静心庵,着人到这附近打探,才晓得此庵已改做寺庙,寺名就叫静心寺,而壁宿就在此处出家,此番巡幸江南,他正想去看一看故人。

    跨过秦淮河上一道木桥,人流本该稀少了,可是前方偏偏有许多士子围在那里,偶有高声,夹杂着女子清脆的声音。

    杨浩眉头一皱,慢慢踱过去,暗影侍卫早已抢先一步,将人群挤开,为他腾开一条道路。

    到了人群中向前一看,只见前边是一所书院,青瓦白墙,小院朱扉,门梢上一道匾额,字迹娟秀,写的是“莲子书寓”。

    门下三层的石阶,一道浅浅的门槛儿,门槛前站着一个翠衣小姑娘,眉目如画,俏脸绯红,双手插腰,气鼓鼓地瞪着面前这群士子。

    士子群中一个老朽,面容清翟,三缕长髯,满头花白头梳得一丝不芶,精神很是叟烁。他身穿着一件云纹长袍,挽道髻,慈眉善目,令人望而生敬。这老先生捻着胡须,不屑地道:“官家倡导女学,用心之良苦,陆某自然不敢非议。只是佛家有言,因文解义,三世佛冤,官家倡导女子识字学文,以解蒙昧,却不是真个要你们妇人如男子一般得立朝堂。识字,使得。学文,也使得。诸如、等等,盖因女子通文识字,而能明大义者,固为贤德,然不可多得;其它便喜看曲本小说,挑动邪心,甚至舞尖弄法,做出许多丑事,反不如不识字,守拙本分更好,所谓,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就是这个道理了。可你家先生教的是些什么呢?哼!政略国策划倒也罢了,就连俚曲小调、曲本杂艺也皆有所授,真是荒唐。五伦之中,男女有别,男为天,女属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男女各归其位,则天清地宁,女子们要有才不显,甘居坤位,谨守妇道,才是道理。你们先生教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是误人子民,还敢妄言将来官家必开女科,以此盅惑世人,骗取束帽,老夫得见,怎么能为江南士林一匡正义,扫除邪妄。”

    这老头儿引经据典,涛涵不绝,听得众书生频频点头,杨浩一瞧这老头儿模样,差点儿笑出声来,陆仁嘉!这老夯货,多年不见,居然又于江南复起了,难道江南士林不知道他在汴梁被骂到吐血的糗事?

    小姑娘气的顿足:“呸,老不修,说的冠冕堂皇,一肚子男盗女娼,你道我不知道你垂涎我家先生美色,软硬兼施,用尽手段却不能得手,这才藉词报复!”

    陆仁嘉的老脸腾地一下红了,恼羞成怒地道:“信口胡言,信口胡言,老夫年老德昭,于江南士林素有贤明,你这小娘子,竟敢如此辱骂老夫,真是岂有此理。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挺好的一个小女子,已然被那无良的先生教坏了。“

    旁观众士子尽皆点头,深以为然。

    杨浩见此情景,不由暗叹一声:“不知这书院的先生是谁,倒有一双慧眼,看得出我倡开女校,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开女科,让女子也如男子一般为国家效力,只是看这情形,虽然唐宋时候女子远较明清自由,要改变人们的观念,仍然是任重而道远呐。”

    他唷然叹息一声,挺身而出道:“若依我看,这位小姑娘所言天有道理,陆先生是有前科的人,若是你垂涎人家先生美色,软硬兼施,妄搬大义,我觉得倒正合你的为人。“

    与此同时,院中一个清幽的声音道:“梨香,关了门吧,莫去理会这班俗人。”

    随着声音,一个窈窕女子自院中姗姗走来,这女子穿一袭月白色纱罗衫,小蛮腰低束曳地长裙,头盘成,惊鹊髻“清丽如晴空小雪,碧水玉人。

    杨浩越众而出,笑望着陆仁嘉,并未回头看那女子模样,可那女子甫一现身,瞧见杨浩,不由得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定在那儿,眼见得羽袖簌簌抖瑟,显见心中震惊已极。

    陆仁嘉听得有人嘲讽,大怒回头,一眼瞧见杨浩,不由得脸色大变。昔日害得他身败名裂的杨浩,如今已贵为当今天子,他当然知道,如今一见杨浩站在那儿,便知当今天子微服私访,一时间又惊又恐,也不知是该伏地膜拜,叫破他的身份,还是佯做不知。可不管怎样,一见杨浩在此,他真的走进退失据,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那些士子们本来还在纷纷呵斥,忽见陆先生神气古怪,好象恐惧之极,不由纷纷住口,诧异望来,杨浩笑道:“这位小姑娘所言,本可为证。依陆先生人品,这样的事未必干不来,陆朱生还要反驳么?”

    陆仁嘉如见鬼魅,倒退几步,忽然怪叫一声,撒腿就跑。亏他偌大年纪,一把推开众士子,把其中一人椅在臂弯中的书篮挤到地上,文房四宝散了一地,居然一溜烟逃的飞快,就此失魂落魄,逃的不知去向。

    杨浩哈哈大笑,上前俯身拾起笔墨纸砚,略一沉吟,唤道:“小羽,来,且扮一回书案。”

    穆羽答应一声,上前俯身,杨浩将一张纸铺在他的背上,提笔游墨,若在所思。

    站在台阶上的梨香小姑娘见这公子一句话便骂跑了嚣张不可一世的陆先生,不由惊奇起来,说道:“这位公子,你是何人,为何那姓陆的这般怕你。”

    杨浩笑道:“那姓陆的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欠了我好多的银子,自然是一见我就跑啦。“

    他笑吟吟地说着,目光一闪,忽地站在那立在小院中的白衣女子,神色顿时一怔,那女子身形一晃,似欲躲避,最终却只走向他勉强一笑,那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并未察觉这位公子与自家先生的眉来眼去,犹自点头道:“原来如此,若我欠人一身债,也只好逃之夭夭了。”

    杨浩哈哈大笑,悬腕移笔,一边移动纸张,一边在穆羽背后写下了四个大字:“金陵女校。”

    方才见他一言骂跑了道德文章俱属上佳的陆老先生,那些士子都又惊又疑,不晓得这气宇不凡的公子有何经天纬地之材,竟然让陆先生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一见他要动笔,那些士子都屏住呼吸,怀着敬畏朝圣的心情,静待他一展风采。

    不料杨浩这四个字写下来,安才意境固然没有,那字更是丑得不堪入目,一众士子险些跌倒,就是那小姑娘见了,脸上也讪讪的,有心夸他几句,可是实在不好昧着良心说话。

    杨浩倒不在意,写罢四个大字,歪着头欣赏一番,自得其乐地一笑,又唤道:“小燚。”

    马燚答应一声,自怀中摸出一只四四方方的锦盒,打开来,取出一方翠绿欲滴的玉印,在那纸张左下端端正正盖上一个红印。

    旁边有那眼尖的书生一眼瞧去,赫然是“永和御笔”四个幕字,惊得那书生倒退几步,好半天才怪叫起来。

    “呼啦啦……”四下里反应过来的士子们已手忙脚乱地跪了下去,七嘴八舌地高呼,有功名的自称小臣,没功名的自称草民,纷纷膜拜天子。

    杨浩却只望向俏立在院中的白衣人,柳朵儿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努力平息了自己的心情,这才款款举走,走了出来,向那四个大字一瞧,眸中隐隐现出一丝笑意:“你的字……还是那么丑……”

    杨浩也微笑道:“你的人,却是清减多了。”

    ※※※※※※※※※※※※※※※※※※※※※※※※※※

    “大叔,那幅字制成匾额,就能保证再也无人去刁难她们,还能让金陵兴起女子向学之风?”马燚天真的问。

    杨浩笑道:“那是自然,江南女子,本就有读书识字的传统,何况,那可是大叔的御笔亲提。皇帝的话,就是金口玉言,不容任何人违逆的,就算是皇帝自己也不可轻易收回成命,如果行之于笔端,那就更加郑重了,所谓一言九鼎,莫过于此了。“

    “喔……”马燚轻轻点头,目中异彩频闪,不知想到了什么。

    可惜走在前面的杨浩浑未察觉,犹自沉吟道:“对啊,若论风气习俗,西北是一块璞玉,随我雕琢,固而推行容易。而其他地方,倒以江南风气最为开放,如果先从河西与江南着手,逐次铺开女子上学、科考、从政务业,想必就会容易多了。嗯……河西可把此事交予龙灵儿,金陵么,就交予柳朵儿,小燚,这事儿记下,回头去见金陵留守时,把柳姑娘也唤来,我想她是愿意承担此事的。”

    马燚咬着薄唇,目光闪烁,也不知正在挣扎什么,听得杨浩吩咐,连忙下意识地答应一声,然后才小声地向穆羽问起。

    前边到了静水庵了,历经战火硝烟的静水庵,如今修缮一新,只是门握上换了一块匾,庵改成了寺。

    杨浩停住脚步,望着那寺庙怔仲不语,一个暗影侍卫悄然靠近,禀报道:“本寺主持德性大师正在讲经,可要属下屏退善男信女,请官家与大师相见?”

    杨浩摇了摇头:“不必惊扰,朕……自己进去。”

    大殿上,许多佛家信徒合什听经,佛祖像下的蒲团上,盘腿而坐一个独臂僧人,正用清朗的声音道:“当年世尊诞世,见风则长,迈步行走,连走七步,一步一莲花。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佛祖又以莲花为台,端坐莲花台,藏身世界海,莲花台边三千叶,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是为三千大千世茶……”

    杨浩静静地站在那儿,只见昔日的那个小偷儿神情恬淡,一身洒脱,与众人结缘**,和其光,同其尘,仿佛与身后那尊高逾三丈的世尊佛像浑然一体,杨浩静静地看着,静静地听着,双眼渐渐湿润了。

    壁宿高声宣法,转眼间,看到了静立于殿门一侧的杨浩,他不惊不讶,不喜不愠,只是双手合什,向杨浩稽一礼,继续讲经:“世尊所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并非自喻崇高伟大。此我非小我,乃众生之大我。众生皆有佛性,一旦觉悟,便摆脱了各种贪欲,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迷惑你,天上地下还有什么能够控制你呢?此之谓唯我独尊,正如所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嗯……”

    杨浩双手合什,默默一礼,缓缓地退了出去,在他耳畔,仍然回荡着壁宿清朗而恬淡的声音……

    ※※※※※※※※※※※※※※※※※※※※※※※※※※※※※※

    “嗯”一声之后,可是美人儿并没有醒,只是因为那舒服的抱枕居然移开了,于睡梦中嗲出的一声不依。

    曲线跌字、娇美诱人的身躯,雪萧嫩玉般的大腿和双臂,春光满室,可欣赏者却只有杨浩一人。

    杨浩的抽身离开,让美人儿有些不太舒服,竹韵蹙了蹙秀气的双眉,懒洋洋地转过身子,把被子都卷到了身上,只是顾头不顾腚的,娇臀外露,如一盘满月,在朦脆的灯光下放出炫丽夺目的丝光绸色。杨浩好笑地在她翘臀上拍了一记,臀浪轻荡,极具韧性和弹力的肌肤带着一手温软细滑的手感将他的大手弹开。

    杨浩摇头一笑,自顾起身。

    今晚小饮了几杯,一番欢娱之后,竹韵满足地睡去,他却想要方便一下。

    轻轻披上袍子,带子浅浅一系,杨浩便向屏风外行去。

    这里是他的行宫,利用原唐国宫室翻修改建而成,寝宫很大,方便之处设在前轩偏殿,也不甚远。

    宫壁上有一盏盏的梅花壁灯,绯色灯光十分柔和,杨浩睡眼朦胧,刚刚绕过屏风,走不出几步,眼前突然冒出一个人影儿来,闪闪亮的一双眼睛,红扑扑的一张脸蛋,娇艳欲滴如同成熟的苹果。

    杨浩吓了一跳,连忙拉紧袍子,遮住袍襟下一双大腿,吃惊地道:“小燚,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狗儿已经长大了,至少她自己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十八岁的大姑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以前只要陪在大叔身边就好,可是现在……,身为杨浩贴身侍卫,近水楼台,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偷听那些令人浮想连翩的声音,那些娇媚、急促的喘息,那似欢愉似痛苦的**,甚至……,偷看那光彩摇曳的一双人儿,据说那叫妖精打架。

    渐渐长大的狗儿被一次次妖精打架弄得意乱情迷,她很希望自己能是那个在榻上被大叔欺侮得似哭泣娇啼,又似****的女子,可是……可是……大叔似乎从来也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女人。

    观音合什,所拜何人?求人不如求己!

    狗儿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坚决推倒大叔!

    行动就在今日!

    狗儿一咬牙,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我……我……,我看大叔今日为柳姑娘题的字……很……很飘逸,我……我想……想让大叔给我也起……签个名字……”

    狗儿心跳如擂鼓,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可是总算把一句话说完了,说完之后,她就拿出一支蘸饱了墨的笔,一块折起来的硬纸板儿。

    “不会吧?这是搞的哪一出?”杨浩的睡意还没完全清醒,不过也感到有点不对劲,可是狗儿已经迫不及待地催促起来。

    “签就签吧,不管她玩啥花样,反正狗儿是永远也不可能害我的。”

    杨浩无奈地笑,无奈地摇着头,接过笔来,就着狗儿的手,在那硬纸板上很认真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叔!”

    一见杨浩签完,狗儿喜极而泣,忽地一把扑上来,紧紧地抱住杨浩,像只小狗儿似的在他脸上舔来舔去,这就是马燚暗中观摩,半车的所谓热吻。

    杨浩懵了,傻傻地站在那儿,任由狗儿的小舌头在自己脸上舔来舔去,怔怔地道:“什么情况?生了什么情况?”

    狗儿眼泪汪汪,却破啼为笑,她紧紧攀住杨浩的手臂,打开那对折的硬折板,得意洋洋地凑到他的面前,杨浩一看,睡意也没了,酒意也醒了,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狗儿手中拿着的竟是一份以鸳鸯戏水图案为纹饰的《许婚文书》,自己的大名就端端正正地写在上面。

    “狗儿,你……你竟然骗大叔……,你……”

    “大叔要是觉得不开心,那就打人家屁屁好啦。”

    狗儿得意地笑,甜甜地叫,削肩纤腰微微款摆,眉梢眼角一片春意,绯色灯光下,分明就是一个**含羞的小女人。

    杨浩忽然发现,一直像影子一般随在他身边的狗儿,真的已经长成一个很可爱的……大姑娘啦!